社區藝術

 

 

地區色彩, 青年活力空間 , 旅遊景點

 

 隨著近年公共空間的維度已趨立體,

兼之社區藝術亦跟社區文化漸次取得人們的廣泛認同,

尤其認同區域藝術發展與區域社區發展乃當地持續發展

及文化傳承之本。如此一來,

區域地標恰好有效展現每區不同文化的沉澱印記,

不但記下不同區域的小城故事,

個別的社區小城故事還將拼湊出一幅幅香港獨有的奇觀。

 

 

幻化深水埗區內的立體奇異空間

猶記得在這塊面積 945公頃的土地上,

昔日依稀有個深水碼頭的東西,但感覺已有點似是而非,還帶點僭行越界的感覺。

數十年後同一土地上住上 40萬人,一代接一代的人稱這地作“深水寶”。

南昌街阿旺肯定這裡有寶,不因地裡有寶,實乃此地經過時代巨輪不斷活化,

閃出舊區活化的光華,從光華裡又幻化出公共空間種種文化奇觀,

叫人讚嘆這地非池中物所在多有, 本土區內人才輩出!

基隆街阿莫與青山道阿強卻說在白日夢裡不約而同看見千軍萬馬在區內街上華麗馳騁,

端的是赤兔,的盧,白龍等佳駟,奇就奇在是以近處寫實,遠處抽象的水墨畫意景洶湧而來,

美態妙不可言!然而打從唐代曹霸的九馬圖到現代徐悲鴻的八駿圖,

福榮街阿榮自問早已在畫框內一一駕馭,配以丹青作鞭,輕舒腳頭。

又哪怕區內還有騏、駿、驄、驥、駒、驕、驊、騮在電光火石般飛馳?

大南街阿強也說著在白天裡發過同一個夢,街裡馬頭湧湧。

說時遲這時快更有馬好像從牆裡跑出現實來,追趕著我們這群城市人,

但城市人也好像同 追趕著牠們,熱鬧非凡。

這様 立體壁畫師 Anson及壁畫.香港 團隊驀地用手比劃停住眼前這些視覺動態景像,

馬兒竟由透視返回錯視的視覺狀態,原來此等視覺叫做錯視藝術,

既奇幻又真實,好玩到極點。進入21世紀,

我們好讓此等錯視藝術在人們的想像空間裡盤桓,

令深水埗成為公共空間藝術領域的“深水寶”,同來展現立體僭行空間的終極境界吧!

圖 : Kit Chan

文 :  Dicky Ng